artlau

中文文稿

 

( 如下的文稿及油畫刊登於 "當代畫壇六人之約 ""油畫卷 I" 吉林美術出版社  ISBN 978-7-5546-3030-3   頁34 - 36,    2016年10月第1版)

文化與藝術之理解

劉齊發

            一談到文化,很多人就很喜歡,這代表了人類的進步。自文字的發明,記錄人類所做的事件,加強了記憶的作用,可以傳承前人的累積經驗,從以前的紀錄,不斷增進新的發現及發明,可以繼續發展,得以進步。

            文字對人類文明發展之重要性是無可置疑,而口語的發展就較少人討論,可能太普及了,每人基都可以做到的事。在沒有什麼教育概念的時候,如石器時代的人類,相信已能用口講說話,能很流暢地表達自己心目中想講的東西或意思。雖然這世界很複雜,而可以用說話形式表達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是絶對不容易。在父母帶領下生活在一小部族人群中互相溝通,學會了表達的能力。利用口、舌、運氣的操作,發出不同類形的聲音,不同的節奏、音調及字與字間的組合,實是極其複雜。外國語如英語、法語、語等,就是中國本地除了普通話外,還有其他地方語言,如上海話、福州話、廣州話等具有不同地方色彩的話語。這些同的話語若果研究起來,相信並不簡單。

            在幼年時的不斷與父母、親戚及旁邊人的接觸、聽聞及觀看別人說話時的口形變化,在不斷嘗試說話中,可在約三歲時學會了基本說話的本領,能表達自己想講的東西。我們在說話中發覺口、舌及運氣的變化是非常複雜,掌握不同的空間位置及力度,有旋轉,有節奏合拍地講出說話的聲音及音調,變化合乎每個人的生理構造發音系統,可說天依無-。照這樣說,在說話中每個人都可以說是藝術家。

            在另一方面唱歌應是語的另一種變化,相信唱歌在原始社會很普及,如情歌可用來吸引異性而成為終生伴侶,現時在少數民族社會仍有存在,但在現代社會將逐漸消失。音樂的發展是相當複雜,自己並沒有什麼研究。而人類運用樂器演奏有很久歷史,如中國近代出土的骨笛就是其中一例子, 可追遡到八、九千年前。現仍常見的非洲鼓樂,相信其歷史應是很遠。利用樂器奏出人聲以外的聲音,來表達另一種樂曲意境,可算是人類在美學上另一種發掘,提升人的另一種意情感,如中國古人已知道在戰爭中,用急速的節拍,大的聲浪去激發戰士的鬥志和在禮儀中奏出合乎當時環境的樂曲。

            回到書畫中,用眼看得到初步的觀察,用腦消化成為符號,言些符號可因我們以前得到的經驗或知識而產生不同的反應,亦可能產生即時的感應。觀看書畫都可理解為點的不斷移動,書畫可作筆點的移動,畫有色彩就多不同色彩或色調的移動。音樂和說話則是聲點的移動,而舞蹈則是身軀點的移動,移動得合美好節奏或旋律,就可算具有藝術成份的東西。

            另外在藝術方面的要求是骨、氣、神、意、精。骨,就是架構,具有好的組織,不鬆散,如人的骨架,能坐能立,能架起人的身軀。氣,是力之源,氣是無形,而中國古人早知其重要性,而人需要吸取空氣才有力生存。在藝術中可解有力度的作品,這樣才有生命力。神,基本上可理解為非人類可達到的東西,具有想像力豐富的人類,神化可能是在當時環境面對不可理解而嘗試理解的東西。宗教在人類歷史很長及影響了人類很多,在精神上解決了一些困惑,在藝術方面則提供了強大的泉源,因想像中的神可以具有無限的力量, 而作者在精神上可得到一般人不能得到的力量,古時宗教藝術作品就是如此,中國南北朝時的敦煌壁畫。同樣西方宗教的教堂建築、音樂、壁畫都是如此,花的人力、物力、財力都非同小可。意,是意念,意思,意到筆到,這可是作品的意思,亦可是作者的意念,意可不斷地變化,隨意而生,普通要求是要有自由高尚的意念,這應與作者之修為有關。精,是精要,精煉,從眾多中提出來,比較難理解,宋畫家梁楷可是其中一位,畫中只是數數幾筆而可精要地表達畫中人物神韻,後被譽為 '之始祖。

            在另一方面,藝術可在較科學方面作一些理解,如 '連接性'連接性帶動流暢的感覺。連接性好的作品需要輰順的運行,如說話要流輰。簡單的連接並不太好,那就需要 '變化'變化中趨向平衡符合自然原則。適當的變化令人感覺不會沉悶,當然精彩的變化會更好。變化太多太快的作品有時會令人難以接受,但往往高深的作品都是如此,如西方被譽為音樂之父的一些巴赫作品便會被一些人評為沉悶的音樂。第三是 '旋律與節奏',我們說話、步行都有節奏,美好的旋律及節奏在藝術作品中是我們的要求,而同樣好的旋律及節奏運行會令我們感到美好。另一是 '協和性',物與物之間的互相運具有協和性,聽音樂時感到音樂中的交響曲場面宏偉,可是其中的協和性,協和解作合作性及其獨立自主性,在需要時互相協助加強效果而個別亦能自由地各所長,是一種完美的組合。而相信自然界便是這種組合:土地、花草、樹木、小山、大山、河流、小溪、大海、動物等都是自然界的一份子,互相協和地存在。

            回到討論文,在以前很少人有機會讀書,文字不多識,文人可以是指讀書人,有知識之士,有高尚地位,可做官管理百姓的事件。另有文武之分,文可修養之人,而武則可武士,能奮勇,擁有強壯的體魄,動作靈敏,可有戰鬥技擊防衛的能力。另一方面,相信人本性是好好鬥,獲取個人自己利益的動物,那理智道理教化人群,讀書獲取前人知識教化,文化便起了極之重要的作用。

另外,藝術可從真善美去理解,但發覺這是很困難的,真善美只是在藝術方面追求的方向發覺我們能真正表達這個世界的事物並不多,如世界上約有七十多億人口,而每人約籃球大的面部頭顱都各不同,如果能繪畫分別他們不同之處就難以想像。同時每人的表情是不斷變化,有時開心, 有時憂愁,真正能用繪畫或攝影去表達某人真正的面貌是不可能的,繪畫可以是作者自己用意的表達,融合個人的認知,甚至感情到作品中,而攝影則主要是捕捉現存的影像。真,是表達真正的世界,發覺這並不可能,。但只是一種方向罷了。善,是向著善良的方向發展,應是對大眾有利的東西,這要拋棄個人的私欲,向著善良的方向發展,這應與個人修為有關,中國古人評藝術以品為高,因在藝術作品中往往反映作者的思維性格及心態。藝術中追求美,是自然的事,但這是比較抽象,自然界是很美的,人在靜止比忙時會感到世界更加美麗。西方畫家達芬奇以繪畫探討動、植物的科學知識而同時導致繪出美麗的畫作。中國宋畫家如範寬亦是深入山中探取自然界美的表表者, 明唐寅遊歷閩湘等山水達九個月之多,得取山水美態運用於畫中。美,相信與美麗的節奏和旋律有關。人原本是追求美的動物。美的感覺可回到原始藝術,石器時代的作品,陶器或岩畫,或非洲音樂、民族音樂及舞蹈,或可以在口語講話等一些原始元素中找到。感覺可能是個人性,並不客觀。但感覺可以是真的,就如用手拿著兩個不同的物件,一重一輕,雖然不能說出兩個真正的重量,但我們可憑物件在手上的感覺分辨誰輕誰重。雖然只憑感覺,但背後可能具有不明的哲理支持。

在書法藝術中,往往強調筆力的存在,觀書欣賞者是憑自己感應作者當時書寫時的筆力而得出書藝的高下評論。在藝術中,力度是其中的要求,有力的作品才能推動觀者或聞者有所感動,留下印象。文章是劇情及文筆功夫,書法是筆力及其組織意念,畫亦是講求筆力,構圖力量及意境的表達,這些與好的音樂要求元素類同,因這些都是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揭開世界的真善美。文化往往令人想起是文靜的要求,但背後卻是需要有力度的表達,文化與藝術帶動人的理智與感覺去欣賞這個美好的世界,去愛護這個世界。

20166

彩雲與海浪

 

月雲海冰

 

人物之二

 


( 如下的文稿及國畫刊登於 "傳承與典範" "國畫卷 I" 吉林美術出版社  ISBN 978-7-5386-8203-8   頁18, 19   2014年7月第1版)

國畫簡史略談

劉齊發

當人見到物件時,很可能會想到將其形狀繪出來,小孩子很有興趣地將筆畫來畫去,由無到有的興緻感覺在很多小孩子都會找到.長大後,要求高了,如要求繪出的結果要如實物相近,那在這種情況下,繪畫樂趣逐漸失去.

繪畫的樂趣建立在純真的自我感覺表現,是原始時代人類建立藝術的主幹,能遺流下來的產物,最早相信應是岩畫.這在世界各地都有,其中在中國亦有很多,如在內蒙古、新疆、甘肅、雲南、江蘇等都有發現,在岩石山上繪出一群群動物,可生動地活現在我們眼前.可用顏料刻出線條表現立體形狀,實物是立體的,但可用線條繪出其大概輪廓,這可算是人類原有的出色智慧能力,這種繪畫可表達著作者對其物件的認知能力,尤以能表現出對其物件的空間認知組織.另外是美感,繪畫除了有紀錄其物件或事件存在外,對物件的美感更會驅使作者加強能力完成其作品.原始畫的發現對近代著名藝術者影響甚大,如畢卡索、亨利摩爾等.

國畫可由原始岩畫向後發展,繼而可見到圖案出現,如李斐崗、紅山,良渚等文化的陶器及玉石,可在陶器上繪出或在玉石上刻出圖案,好像是平面的幾何圖案,但亦可作立體的幾何圖案,只是在平面上表達立體的形像而已.這些圖案有著美麗的組織及相當考究的表達方式,原始人類追求美麗的圖案幾乎在全世界各地都出現,如非洲、美洲、澳洲等土族較原始的地方都仍保持著傳統圖案,在中國少數民族仍是,衣服裝飾圖案更加琳瑯滿目,花彩繽紛.陶器上的圖案,有些是幾何式,亦有些好像是隨意塗上顏色,然看去觀感不錯,別有迷人之處,這種應屬美學類.知道有其色調的變化,筆觸意境的表達,表達其純真的美,古學者稱其古樸味道.圖案好像與繪畫無關,但在美學上相當統一,畢卡索畫中就很多時出現圖案的描繪.圖案除了在色調上講究,而在空間的佈局亦需思考.由圖案可進展到文字,完整的書寫文字表達要在五千年前出現.日常用的文字都是經過長時期的演進,中國文字基本上由大篆、小篆、隸書進展至正書、行書、草書.文字基本上是同一群體可認知的符號,用來書寫互相溝通,講究文字的書寫美態及意境,那就是書法,中國人在這方面研究很深,甚至以書畫稱之,即書法重要性的位置要在繪畫之前.雖然如此,象形文字在中國文字上佔極重要的位置,那將繪形的圖案進入文字相信是書寫文字的開始,書寫文字講究正中是正書,講究自由變化是草書,書寫中的力度及方向變化可產生韻律,這同舞蹈與音樂一樣,有其吸引處.

圖案在商周的古玉、陶器、青銅鼎中都常出現,當時人的求美認真心態令人難以相信,春秋戰國時代出現了絹畫,較實質地描寫人物,這實質描寫有其好處,然亦可能將人類的另一類幻想空間縮窄,在西方藝術約同一時代產生了同樣的結果,畫裡的形像比例要與我們所看的很接近.但這種接近法將縛束我們自己的感情及思維方式.觀看古時代的文物,感到當時人自由度很高.到西漢長沙馬王堆文物出土,棺木彩畫出現,可知道繪畫者的豪放,含有大篆意味很重,美妙的旋轉筆法,將人物活現在眼前,其動感力很強.另有徐州漢畫像石,亦是如此,顯出生動的人物.到東晉顧愷之洛神賦轉為優雅,有清新圓渾之感,這應與小篆書法有關.此風延至唐朝,到五代宋朝起巨變,筆法顯尖削,這應與書法中隸楷書有關,平常速度繪寫有行書意,快速可有草書意,山水畫山石顯剛硬,樹幹枝顯彈力,更可表現出實物的原有特性.宋畫梁楷、馬遠各顯出其特性之美.畫中的虛實、漸斷、漸現,抑揚頓挫,剛柔的表現,加上色調的運用,推向作者的修為意境.宋畫表現力相當強,其他如五代董源,宋代巨然、李成、李唐、范寬、郭熙等都各顯其個人繪畫風格造諧,達到極高深的一面.

元朝外族入侵,文人雅士擺脫世俗之念悠生,畫風顯清雅,宋畫中常見的遠眺雄山綿延不再,而多描寫南方秀麗山水,有遠離凡塵之感,如黃公望、倪瓚、吳鎮等以輕快精簡筆法寫畫.另有寫山谷中世外桃園,別有洞天,如王蒙.四人被譽為元四大家.明朝董其昌保持此風而有所變更,享有自己的清雅世界.另唐寅較少有保持宋朝剛勁筆法繪畫,而徐渭可繼梁楷以潑墨草書狂放式寫畫,後亦有不少跟隨此風者.到明末清初八大山人朱耷,生於皇室,亡國之苦,非一般人有所理解,寫畫宣泄心中苦痛情懷,晚期可釋懷入化境,因筆法勁廷,具有高度的審美空間能力,畫力高深,可謂清朝第一大畫家.明清間學隸碑成風,因漢隸書多顯有力抜山河之勢,如禮器碑、石門銘、華山碑等,很多畫家如石濤、鄭板橋、金農等應在學書中有所掌握將其運用於畫中,其畫多有古樸隸意,後知齊白石畫亦有其意,實難學也.近代因受西方畫作影響,著重用色光線效果多於用筆,難定其方向,或者可別有洞天.

國畫的演變實在很複雜,上述只屬個人粗談淺見.想起繪畫的功能,因要畫,那了解事物的實質是必要的.了解事物就是知識,那增進知識就帶引欣賞事物,就會加強人的欣賞力,欣賞世界的美那就是繪畫者的重要得益.

繪畫相信是人類後期的藝術學習產物,而更早更普及應可是口講說話、唱歌、樂器演奏、舞蹈基本藝術,它們之間統一又多元.這樣,藝術在人類生活中帶動了無限的快樂及欣慰.

20146月寫

參考書籍:

<中国美术史图录> 徐邦达编(1981)(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徐州漢畫像石>(1985)(江蘇美術出版社出版)

<八大山人書畫集>汪子豆編(1985.4)(人民美術出版社)

<中國岩畫>(1993.5)(文物出版社)ISBN 7-5010-0620-2

<中國古玉器>(2003.4)(湖北美術出版社)ISBN 7-5394-1365-4

<涼山彝族文物圖鑒>(2004.7)(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編)ISBN 7-5410-2392-2

<蘇州博物館出土文物>(北京 2009)(文物出版社)ISBN 978-7-5010-2836-8 

<羅馬的曙光 伊特魯里亞文化>(2006.6)(香港藝術館編製)ISBN 962-215-200-7

<大英博物館藏珍展 <神禽翼獸>>(2012.1)(香港藝術館編製)ISBN 978-962-215-232-8   

 

寫生

寫生

C.F. Lau 30 Nov 2014


( 如下的文稿及油彩畫刊登於 "劉齊發作品精選集"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ISBN 978-7-5305-4165-4   頁16, 17   2013年12月第1版)

       
談談藝術的功能

        我們面對周圍的環境,可以感應到它們對我們的影響,不論人、事、物.藝術是將我們自己知道的,見到的,聽到的,感覺到的,甚至想像的至一時靈感所啟發的東西加以消化變為作品,可以美化向著自己所想的方向展出.自由度相當高,但必須坐立在基本藝術原則之中. 

        天、地、人的關係在遠古石器年代已不斷有人探討,帶到現代科技年代好像是不必的.但發覺周圍美麗自然世界卻逐漸被人疏忽,不可能有能力或時間去欣賞.城市中的繁忙生活令人難有時間停下來望一望周圍環境去欣賞其中情趣及韻味.繪畫是需要停下來拿著筆的,在這靜止狀態下可以細察一些事物,那繪畫就如其他藝術一樣有訓練人加強觀察事物及思考的能力.繪畫的基本功能是如何將眼看的東西描繪在畫紙或畫布上.實則這是極複雜的東西,遠至石器年代的岩畫已有人嘗試,直至現代亦是嘗試.相信自古以來亦沒有人真正能繪出這美麗的世界.就以一棵樹木為例,樹木有形狀架構,樹根、樹幹至樹枝及樹葉分佈著極複雜的組織架構,無數的樹木中每一棵都各有其特性.樹木有生命,在微風中會隨風飄蕩,如何繪出?另一方面繪畫可以繪出個人想像中的東西,那脫離現實進入另一想像中世界是繪畫另一功能.相信很多中國古畫是建立在這方面,如宋畫許多作品「漁夫圖卷」山水作品,相信找尋了全世界每一個角落亦沒有可能發現曾在畫中出現的類似怪誕景 

        繪畫可算是一種工具,它可表現著作者的心景及對事物的見解,實物寫生可以是對物件的解認識.因自然景色原本是美麗的產物,這亦加強了繪畫者的欣賞能力,那繪寫畫亦可算是作為對世界認識的工具,那是較直接的接觸.閱讀書本基本上是吸取前人所理解的知識,應是間接的.而實地寫生則是較直接身處其境學習吸取當時自然環境的養份.中國古畫家稱「師于自然」,我相信就是這個意思.西方著名畫家亦是這樣,如達芬奇、梵谷、畢卡索等無一不是傑出身處其境的寫生者. 

        因存在世界的情景極其複雜,用文字能完全表達者並不多,如「非文筆所能形容」的常用術語就是寫出文筆很難繪出人的真正感受.老子中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亦是道出世界的存在奧妙處,難用文筆去表達. 

        藝術中常提到「形、意、韻、神、精」,形是形狀,是其立體的形狀組織,這是容易理解但難掌握的東西.意可解作者意念、動向.意念可以是完美性,亦可以是非完美性至惡劣性.成為出色的藝術者,自然是要求完美性,但這與個人修維有關,是較複雜的東西.韻應是韻律,自然界有韻律,相信韻律是「美」的唯一表現者.「神」是非人類所理解或可達的東西.古人評作品為「神品」則可形容人做的作品嫓美如上天之作.「精」是精煉,是在眾多中提煉出來的東西,是很難理解的東西,但相信必須是經全面細膩研究所得的結果. 

        達到天、地、人的融合境界是很難的,但相信人在藝術中,這種空隙可以逐漸縮小.而最重要的是相信通過藝術的活動,可以加強人對世界事物的認識理解至欣賞而愛護這個世界. 

        最後中國書法擁有超過三、四千年史,以毛筆書寫文字可以體驗到剛、柔的功能,對人培養美的感覺作了很大的貢獻.雖然現今原子筆和鋼筆提供了文字書寫的方便,但用毛筆書寫的功能不希望會忽視.希望一般小學生都有機會學會用毛筆書寫文字,有起碼接觸的機會.相信這對保持和發揚傳統中國文化會起很大的重要性. 

劉齊發寫  2010年3月

 

交響曲之二

C.F. Lau 3 Apr 2014


 

( 如下的油彩畫及文稿刊登於 "中華藝術百家集"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ISBN 978-9-6286-0952-2   頁167 )

隨想曲之一

 

談談基礎藝術

在四、五年前一個國樂演奏會上,一名在台上的團員介紹中國音樂歷史悠久.約在八、九千年前已有可吹奏樂曲的骨笛,而在二、三年前看到一本文物書籍,內有七孔骨笛相片,相當漂亮,原來此骨笛發現在八、九千年前的中國石器年代斐李崗文化. 

現今所知,歷史中發現最早的文字是埃及,距今約五千多年.繪畫更早,應是石器年代的岩畫.那聲音藝術可能更早,起碼在八、九千年前.那人的口語說話表達藝術開始時間就暫時無從稽考,但隔條河,隔座山就有不同部族說話的方式,而且表達能力非常強.世界不同語言的多元化表達方式更難以想像.從這種語言根本表達能力,可相信人的智慧非同小可.現今社會教育界多認為現代青少年語言表達能力水平較以前低,原因暫不談.說話到歌唱,到樂器,到音樂,那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了.而在另一方面,舞蹈亦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了.這些好像與繪畫沒有關係,但有共同點,那就是運行.繪畫需要筆去運行,雕塑需要刀運行,舞蹈需要手、腳、頸、腰至全身運行.說話、唱歌、樂器演奏都需要某方面的運行才可以產生變化至聲音的語言.不同運行產生出不同的效果,對人產生出不同的感應,那如何運行產生出美好的東西,就是另一話題.最基本的可能是以老子道德經提出的“道”或一些人題出的“法”,如“書法”中的“法”抽象名詞去概括一些運行方式,我相信這還待作者自己嘗試去領略體驗其中情況.實則自己知道的很少.

 

劉齊發 寫 20113

 

〔註: 人的動作運行大部份是以一般個人意識運行.”老子”中的”道可道,非常道”難理解.一般人以”非常”為高,而”老子”中之意則相信應以”常”為高.”常”可解”一般性,常常,通常,範圍相當廣的適用性”.”常道”難得到也.〕

 C.F. Lau 22 May 2013


工人頌

(如下的油彩畫及文稿刊登於 "工會博覽 (2010 年增刊) l 中國藝術時代傑出人物" 工會博覽雜誌社   ISSN 1009 - 9166    43頁)

 

工人頌

 

天上的浮雲,飄啊,飄啊,時散時聚,好像有一定的規律.

坐在浮雲上,睡在浮雲上,隨其飄散.

望下去,衆事多多,忙忙碌碌,好像有其節奏規律.

路上熙來讓往,擠得一團團.人心,好像亦是一團團,不知所屬.

每天的忙碌,有豐成,亦有白忙,總體而言,肯定是進步.

連接人之間的道路,汽車,火車,郵輪;天上的飛機,地下的電纜,那一樣不是人的智慧結晶,那一樣不是工人的功勞、豐碩成果.

不斷旋轉的衣車,左右擺動的機器,工人不斷的雙手操作,兩脚不斷的走動,讓其生産,建起現代的世界,那會少一份工人的功勞!

 

劉齊發 寫

2010927

[註:上篇短文是因看了某電視台介紹企業家的功績而一時有感而作,藝術亦可是用來尋求某事物的基本了解.]

 C.F. Lau 21 Mar 2013


談談文化、藝術

( 本篇刊登於 畫壇獨秀 劉齊發作品集 第24 頁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2010.5 ISBN 978-7-5305-4165-4 )

 

人到底喜歡甚麼?很簡單,每個人都不同.但打開人類歷史的畫頁,好像沒有那麼簡單.有很多歷史遺下的作品,令人品賞不止,歎為觀止.這樣應有一些東西潛伏在人類,吸引人類走向這路線.這些稱為文化遺產或文物,令後人知道這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可持續保持或發展,而不會隨著時間而消逝,失去對他們的喜愛.當然這不包括外來因素,如戰爭、政治、經濟等原因而被毀滅.文化是將人帶向善的東西,令人生活在美好的環境.以確實的理智,冷靜的思維,豪放的性情去引導人應走的道路.藝術是個人作者或一些演繹者的表達法,可由前人所學,亦可自悟自製,到最後還是決定於個人的修維而已.

文化、藝術很難脫離“美”的元素,求新是現代人追求的方向,但只求新而缺美,那我相信很難能夠維持長久的保留.時代環境生活方式的轉變,文化、藝術留下一片片的實物、思想、感情、精神片段,相信人類求美的原本心態不會變化.

 

打開中華文化歷史圖片書籍,不難察覺到一歷歴的精彩美輪美奐的畫面眩耀在眼前,若以中國新石器時代的斐李崗文化為起點,中華文化可由原來的五千年延深至八、九千年.前人造出不知無數的極高藝術作品,以巧妙的技巧訴說出美妙的世界,有些訴說道理,有些嬉笑怒罵,荒唐中顯出玄妙,有些極高讚揚自然美,有些實情實寫,道出人間事人間情,多元化的表達技巧,深入的研究,探求一生的人不知多少,中華文化結晶閃閃生輝.

在這個歴史中,不時有傑出文學家,如在唐、宋朝提出文學學古的概念,甚至先秦文學家亦稱古人為先賢.這些學古概念有像將文化帶回始源,步入正軌而才可以得到適當的發展.帶到現代,好像是需要的.這不只是中華文化是這様,西方的文化復興年代亦是這樣,這才能產生出強烈的效果.好像這樣文化藝術才能真正得到好的發展.

中國傳統毛筆書寫工具,以柔至剛的表達方式,希望得以延續.雖然這與現代的鋼筆或原子筆書寫作比較並不方便,但其中在學習書寫中卻訓練了一些人腦的清靜,有條理地處理事件及知道一些柔剛的抽象道理,相信這是延續中華文化傳統的重要一環.

 

劉齊發 200928月寫

 
 


想像、自然、人生與藝術

(本篇刊登於 劉齊發藝術品拍賣圖錄第39頁,中國出版集團現化代教育出版社
及 畫壇獨秀 劉齊發作品集 第21 頁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2010.5
ISBN 978-7-5305-4165-4

 

在藝術的浩海中,在人類的歷史中,以人類的智慧,對自然界的探索理解,加以想像,製造出不知無數的物件和故事.對生活的體驗,對人性的理解,沉醉于人生中,對自然界美的歌頌、融洽、天地人的理解探索,似真似假,在人生的適當道路中前進.

 

中國古時代傳說的嫦娥卉月故事在少年時感到非常荒謬,缺乏科學根據,人類已登陸月球,並不找到什麼嫦娥,更沒有可能有那故事.後來感到古人的想像力非常豐富,在艱苦的生活中追求完美主義,提升人生的意義,這亦帶動人們前進.在追求遠不可求的理想,卻在生活中加添色彩,令生活更有趣味,更有意義.敦煌壁畫繪出會飛的仙女,埃及的獅身人面像,希臘神話傳說都會令人陶醉.

 

以荒謬的想像帶到現今的世界,可能令人詫異.現今科學發達,科技進步,再談不到甚麼無稽想像.實則觀看古代文物,可察覺到愈遠古時代的人類好像愈瞭解天地人的關係.如中國春秋戰國時代的詩經能道出人與自然界的聯繫,感情思想融彙一體.雖顯簡單,但這份感情的融洽好像與現代人的距離愈來愈遠,愈少人瞭解和體驗.

 

藝術在於人與人,與自然界的瞭解,更甚者提升人的精神,歡樂、生動地瞭解生活的意義,瞭解真善美,提升人的感性方面發展.相對來講,理性方面的發展提升了科學的發達,繼而推進了科技,生產了無盡的物質.但這亦可能令人依賴了這些物質,逐漸缺乏人與人之間的直接接觸,與自然界愈脫離,隔膜愈大.

 

繪畫可追溯至岩畫,中國繪畫歷史悠久,石器時代的繪畫不斷演進至宋朝可達巔峰.幾乎達到無所不畫,無所不能畫的地步.中國繪畫建基於書法的發展,戰國春秋至漢朝的繪畫自然活潑生動,這應與中國的篆書表達方式有關,而至宋朝講究神韻,這應與掌握中國正書至草書有關,當然這與作者瞭解自然界,美學的精神及感情有密切聯繫.中國的山水畫在世界繪畫史上獨樹一格,我亦相信只有作者真正瞭解中國的書法才可將自然界的江山,一石,一樹,一草,一水的特性繪出.神可解為精神,亦可解為上天的造化.所謂巧奪天工,中國人將製作極佳的物件媲美與上天造的.那天工可解為至上作品,人造物件達至天工謂之神品.這與西方藝術發展不同,認為上天物品須要人工加工才是極品.中國人能欣賞到天然美石就是追求自然美的其中一環可能說法.另外神韻的韻應是自然界的韻律,自然界有韻律,音樂有韻律,詩書畫都有韻律.畫中寫出自然界韻律並非易事,中國古畫就是追求此境界.西方畫家梵高 (Van Gogh) 孕育于自然田園寫生,後期畫趨向韻律發展,有同傳統國畫追求的方向而能達至極高境界.實則此方向自古東西方不變.因近代逐漸認識非洲原始藝術,在雕塑繪畫藝術中如畢卡索 (Picasso)、亨利摩爾 (Henry Moore) 就是成功地展示原始藝術的魔力,將西方繪畫二千多年來發展的主要觀看光線效果表達法轉移到人類原始的直接感性空間表達法.這種表達法有違我們一般觀看的景象,但作者有更大的自由,有更大的空間感性及自己的審美角度去完成作品.

 

 

劉齊發 200711月寫


詩書琴畫同一家

(本篇刊登於 劉齊發藝術品拍賣圖錄第38頁及”名家”第89頁,中國出版集團現化代教育出版社
及 畫壇獨秀 劉齊發作品集 第22 - 23 頁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2010.5
ISBN 978-7-5305-4165-4

詩書琴畫同一家,很早以前已聽過,但不知是甚麼一會事,逐漸近來才有些了解.詩是文字寫的東西,少少幾句令人咀嚼回味.欣賞其中奧妙之處.詩人將所見所聞,加上想像感受,巧妙地制造出詩句.如唐詩李白詩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就可流傳至今千五多年.小時候已知道這些句子,但只屬知道而已,不明其所以然,亦更不懂得這些詩句有甚麼了不起.這些句子反覆在心中,有時再反覆思考了解這些句子,才感覺這些句子數數二十字,繪景兼寫人生無奈感觸至昇華.極淺易的字句,小學一、二年級可識的字句,床前的明月光,可以懷疑是地上的霜,這可以容易月光的潔白可愛,令人陶醉,依著光線自然地向上望去月亮,但瞬時間內心的思鄉情懷湧現,無奈的傷痛令人即時低頭思念故鄉,欣賞美景的心情頓時變得酸痛.中國文人情懷令人難以了解.詩句除了情意,還講究韻律.思、疑、霜、鄉,產生聽覺上的韻律,背誦朗朗上口,令人有暢順的感覺.另外舉頭後,瞬時間低頭,這亦產生了強烈的對比,令人有震撼的感覺.

書是書法,中國書法由原始的一些符號,基本上形成了甲骨文,篆、隸、行、草、楷等不同類形的書寫形式,研究發展超過三、四千多年的歷史.中國人將書寫美化,有意念,甚至提升至修煉,提高人品情操的訓練方法,書法自然成為一門出色的藝術一項,這是其他地方國家沒有的.中國人普遍認同書法藝術超過繪畫藝術,這是難以理解的.

琴應是指音樂,令人聽來感到好的東西,好像很簡單,但後來感到很複雜.中國傳說中的伯牙斷琴故事,便知真正想了解一首美樂並非易事,音樂要求有好的韻律是自然的事.

繪畫遠至石器年代已存在,岩畫的出現像徵著人類有能力將自己所見,自己所愛的東西用畫面表達出去.國畫的發展有與其他地方國家不同,我相信最主要是國畫的發展建基於中國的書法,漢朝繪畫生動活潑豪放,長沙出土金玉縷衣女屍棺木圖案繪畫便見一班.相信這與中國大篆表達方式有關.中國繪畫發展至宋朝可達顛峰,達至無所不畫,無所不能畫境界.相信繪畫者對中國書法中的篆、隸、行、草、楷的認識理解有關.就以繪一塊石頭為例,石頭的紋理性質極複雜,能繪出其特性並不是易事,借助對書法的認識可達至繪制效果.中國古人畫家繪石多多,有些自嘲為石癡.

詩書琴畫同一家,相信這是指這四樣東西都是藝術,向著形、意、韻、神的完美方向發展.

 

劉齊發 2008 4

 


以下文章曾刊於香港寫生畫會通訊,亦可在香港大學網站

http://finearts.hku.hk/hkaa/revamp2011/artist_view.php?artist_id=097

"Artist's Statement" 找到:

美學與藝術 (2002)                  

劉齊發

 

這篇文章是節錄我讀學位教育文憑課程時作,題目是評論:『美育是通過藝術活動以培養人才與藝術消費者』在這篇文章中主要討論的是美學與藝術而帶引到美育而至德育的關係.文章中的見解可能令一些人認為極之偏激,若是如此,請當「純屬個人意見」處理或請指教

繪畫是藝術的一種,那認識藝術應可加強對繪畫的認識.繪畫的歷史源自很長歷史,遠可追溯到岩畫,原始人在山的石頭上繪畫

 

正文:

大約在十多年前,午飯後走入香港大會堂高座的藝術館(現今尖沙咀的藝術館前身)當時正舉行由美國舊金山亞洲博物院收藏的中國文物展品,我看了一個多小時,突感一震慄,感到漢朝及之前的文物水準很高,充滿了極高的想像力及高尚精神,而相對期後的文物水準就下降,在漢朝用陶做的鳥兒表現出欲飛的能力,有些用誇張的手法,但象徵著人類力求向上的願望而到明清作品花款很多,製作熟練,但在精神表現方面就下降不少回想當時我的驚慄可能是因我要將我當時以前的一些觀念改變.在現代的社會鼓吹文明進步,所見的東西要比以前都好,如電腦的發明,高樓大廈的建成人類的世界成為自動化的世界在古時代那有可能出現這樣的世界?再加上由小時候開始,父母、教師及其他絕大多數人都認為現代世界有如此的進步,應是現代人的智慧比前人為高,這種觀念深深進入我腦中,要自己改變這觀念的確不容易所以當時我在一剎那驚慄起來

任何一件人類製作的作品都可當藝術作品,但每件作品包含的藝術元素不同就算我們日常用的衣服、碗、筷子,除了其實用的價值外,我們可當其餘的歸入藝術元素衣服用來保暖,保護身體;碗用來盛載所需的東西;筷子用來方便夾取食物,這些都是人類將智慧用在實用方面但衣服多樣的花款,碗的色調花紋,筷子不同的形裝圖案,我相信這些是可以歸入藝術方面這是人類『求美』的結果物件有其實用價值,將物件設計為實用是一種智慧,同時將物件變為有吸引力而令使用者觀其欣賞之,甚至用畢而不棄此物,那就是此物有其高的藝術價值自古以來,人類投放資源及精神在這藝術方面是不少的,如不同居住環境的設計,而西方的教堂,東方的廟宇,其他如壁畫、雕塑、不同類形的圖案用於日常生活中就更加明顯

『美』是有級數的,但深不可測,它包含著哲學、精神、思想、人類的智慧是人類對自然界『美』的探索,是找尋人類『真正喜愛』的東西這樣的東西是永恆的,是歷久不衰就以一棵樹木來看,一般人祇當樹木是木材,可給人類製作所需要的東西但在一個出色的畫家心目中,樹木是有生命的,有著壯大的樹根,吸取地下的養料而令周圍的樹枝向四方八面伸展,構成多姿多采的架構空間加上樹枝上的綠葉,相映成趣,而在微風中,合演著大自然美妙旋律的情調宋朝畫家馬驎作品後被名為『靜聽松風』[1] 可能會給觀賞者有如此體驗

『求美』是出自於人的本性,在原始的社會中或在現今未被『文明開發』的社會中,如中國一些少數民族或非洲一些部族,這些族人依然保持著高度的『求美』心態,他們要求衣著的圖案燦爛多變表示著自己的『求美』精神,在非洲的一些部族連身體亦畫上美麗的圖案,這些都是表示出他們的『求美』意欲相對來講在現代的『繁榮』都市中,絕大部份人的本性『求美』心態不斷下降,受到『繁榮』,『資訊高漲』影響,『美』與『不美』根本分不清,『善』與『惡』更難分『市場』上的純色簡單衣服可以賣得很貴,因市民在廣告商中得知這樣的衣著可以代表某類人的高尚格調或某類明星人仕的衣著.一些報紙『色彩繽紛』,內容『真假難分』可惜這類報紙銷量卻排在前列這代表了甚麼?

我相信『美』的觀感是統一的,只是有沒有能力去體驗及感受一般人的感受會因自己面對現實環境到少年成長時逐步減退在十多年前亨利摩爾 (Henry Moore) 雕塑作品在香港不同地方展覽:尖沙嘴東部沿海邊公園、香港大會堂、演藝學院空地及藝術中心室內一個母親手拖著她的六、七歲大的女孩,在香港藝術中心地下問她的女孩:「這個雕塑象是男的或女的?」那女孩即不假思索地答:「是女的」母親即問:「為什麼是女的?」那女孩支吾答不出,繼而母親即答:「因為那雕塑象穿了裙」那女孩沒有等母親答完即扯去其他話題,沒有興趣聽取母親的答案,在當時我在旁聽了一笑.女孩感應到雕塑象是女的,是無須什麼理由的,而成年人母親卻強要理由加上去觀賞作品,是無法感應到作者真正想表達的東西如因穿裙是女的,那蘇格蘭男士穿著裙便變成女士了將自己的思想、煩惱擺放腦後,讓自己回歸到嬰兒時的純真,那我相信人感應力將很強但想做到這個地步是極其困難幼時父母、繼而老師的訓話,自己生活環境而令自己成為一套思維及信念在這種思維及信念限制下,自己是很難擺脫的這亦是我相信愈『文明』的社會,人的『求美』心態愈低,無法欣賞自然界的美態若人的感應力(Sensation)下降,那藝術表達能力將下降文學、雕塑、繪畫、音樂、舞蹈及中國書法等都是人向人或自我表達或溝通的工具,人將自我對他人或自己認識的世界表達出去,人利用符號文字去幫助記憶及傳授知識給更廣泛的人知道,那是將人的知識傳給下一年代的人其重要性及影響性難以估計,但人的感性就很難傳給下一代,何謂『甜蜜』,何謂『痛心欲絕』,何謂『歡樂』,如何用文字表達而令觀眾或聽者感應到如果他們從沒有嘗試到這種滋味,我相信這是很難傳給他人如果藝術是傳授人感應的一面,那它的功能將不小,它可以帶欣賞者步入他人的感應世界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可能帶你進入『昇華』的世界,梵谷(Van Goh)的最後作品『群鴉亂飛的小麥田(Crows over the wheat fields)[2]可能帶你進入『燦爛玄妙』世界,亨利摩爾作品的『母與子』可能帶你進入天性純樸的母子純愛世界,王羲之書法古帖進入『優美』,宋朝畫家梁楷作品『潑墨仙人圖』[3] 提鍊出怪誕精簡玄妙,如入『道』境作品,帶給觀嘗者『怪』及『叫絕』的感覺

藝術的深度不可測,一些藝術家在一生中不斷地『求完美』,一點錯誤偏離都不許,有些人稱之『這份執著』,這實是『求美』精神,如果沒有這種『求美』精神,其藝術作品不會有進步,這種『執著』可能令旁人觀之為傻或愚昧,甚至令作者潦倒一生,梁楷又叫『梁瘋子』梵谷要入精神病院,一生作品在生命中只買出一幅,而生活費用全靠其兄長提供莫札特生活潦倒短命一些藝術家一生中提供了後世無數的寶庫,但他的在世生活苦不堪言

相對上面的一些窮困藝術家,另一些則可過著比較富裕的生活,如西方音樂家韓德爾、巴赫等,西方畫家達芬奇、畢架索等,宋朝畫家馬遠 [4]、李唐 [5]

我相信這代表著兩方面的智慧:實用理性的智慧及純感應方面的智慧如果將理性智慧放在事件上,那處理事件將與其他人相同,可以合群,不會被其他人欺負,更不會視金錢如糞土,送錢給他人用,那生活可得保障但當藝術製作時,自己成為自己的世界,可以任意製作,可達真正的『思想自由』,藝術本身有自己共同的語言,是不受國與國的限制,中國人應會聽西方音樂,西方人應會聽中國的音樂,那共同的語言我相信是旋律、節奏,變化中的韻律.藝術界常評『平衡』,一張白紙的組織是平衡,但太過單調,沒有意義,用筆寫出或畫出多變的形狀但不違『平衡』的基本原則,那就是繪畫這方面需要技巧的訓練,但要成為出色的繪畫而是自己的作品,那就必須拋開他人作品的陰影,那作品代表著自己的世界現代人鼓吹『創作』,所謂『創作』依我所見絕大部份仍然包含他人的作品,無法擺脫他人的意識影響所謂現代創作,只是搬弄一些近代或現代人的作品到自己作品上,加以重組而叫自己的作品這樣是無法找尋到真正的藝術原動力『創作』這一詞我相信是不適宜用中國人古代的『創』有『由無去有』的意義,人類那有此種本領,實則我看中國古畫,沒有一人自誇自己作品是創作,他們是用『製』、『作』等其他代表某人的作品,有些甚至是佚名的製作

在近期參觀香港藝術館舉辦的法籍華裔趙無極畫展,無意中看到介紹他到中國內地美院時如何教導內地學生的錄影片斷,他教導學生的只是素描基本功,其他什麼創作心得都沒有,但強調學生應學好素描基本功,用繪畫的技巧去表達自己想表達的現象這些說話我相信足可指出現代藝術家的方向但急功求利的現代社會,那會知道藝術好像樹木一樣需要吸收土地的肥料水份及周圍的空氣,在適當的環境下逐漸成長,而只知道搞『創作』,即創新與別不同這與現代商業社會常提出的『創意』一樣,有『創意』即可生產新產品,可註冊專利權,到時可賺大錢搞『創意』者往往卻忽略了藝術中的『美學』,唯有『美』才能吸引欣賞者棄而不捨,否則只是『曾經擁有,不問長久』的作品,很快所謂的『創作』便被人拋到垃圾堆

藝術本身會受技巧或技術的限制,作者首先需要掌握這種技巧,但當確立了熟練的技巧後,真正限制自己的還是作者的修圍,對周圍環境的體驗及了解,表面上很簡單,但實則很複雜,小麻雀一剎那起飛的動態,人的詫異神情,雲層輕浮飄然的現象音樂家韋瓦第(Vivaldi)如何用旋律描繪他心目中的四季(Four Seasons),在中樂中『春光花月夜』作者如何描繪當時的景象這些都是作者生活的體驗加上自己的『美學』構思而生產出來的產品在另一方面,藝術自己有本身的推動力,它會推動作者前進,我相信一些作家可以寫出很長的文章或小說,就是寫作有其本身推動力,會愈寫愈好及愈寫愈長同樣繪畫、書法、音樂作曲本身都有強大的推動力,令作者不能停筆地前進如果作者掌握得好,會不斷前進直至突破自己,釋放自己,至渾然而生的境界實則到達這種境界者自古不多其中我相信老子及宋朝畫家梁楷可達此境,梁楷的『潑墨仙人圖』,瀾漫自然,看似簡單,實則並不簡單,被後人稱之『減筆』創始者 [6],但我相信後人跟隨者無人能及這類畫應屬渾然而生,去蕪存精,屬『精簡』老子:『其精甚真』我們所看到而理解的東西是否是『真』,如果是『真』,只是我們直至到現在所理解或知道的『真』,而我相信這並非是永恆的『真』而我們知道以前的人相信地球是平面而非球形,在當時這種平面的地球知識是『真』,但到現在已不是『真』依老子的見解,『真』是由『精』走出來的在我們日常的忙碌生活中,迷迷茫茫過日子,物件、事件很快在我們眼中身邊閃過,那有『樸』的心境去『明』,事物的『精』更是難上加難去了解

藝術本身是一種與人溝通的工具,亦是加強明瞭我們周圍環境的工具,而最重要的是內部含有『美學』元素前人的藝術傳授著他們對自然界的美學思想,構思的智慧及一些人生的意義精神藝術可以提高人對『美學』的認識,因『美』而去『愛』自然,愛人類,愛花草,愛整個世界因而提高道德觀念藝術本身講求『平衡』及『變化』,在平衡中變化是人的智慧,多元化的產品是來自『變化』,而這種原理實則已被人用於設計學方面,可惜『美學』元素已逐漸被人忽視或沒有能力去探究那亦是我相信漢朝以後的文物藝術水準不斷下降這些物品代表當時人的喜愛假若人對『美學』的了解愈淺簿,膚淺藝術品已被人樂於接受那到現代只要新而毫無『美學』元素的物品亦可樂於被人接受春秋戰國時代的紋彩繽紛佈滿整個的青銅鼎更不可能是現代人的製造如果製造,只是粗略仿製,吸引遊客購買的物品

從上述討論的『美學』及『藝術』,它們之間有一定的關係,但『美學』元素可以不必從『藝術』中得到那『美學』應是培育學生或其他人對美的感應,而令他們可以感應到世界『美』的存在,令生活更有意義及多姿多彩

若『美育』有上面所述的目的,那「美育是通過藝術活動以培養人才與藝術消費者」只是『美育』的輔產品『美育』有著對人類重要的目的是我相信唯一真正提高『道德觀』的方向,加強人的美感而去感應他人的感受舉例說,在公共交通工具讓位給老人家,如因全車人都失去感應到老人家因站立而受苦,那就不會因『仁』而讓位在城市中,忙忙碌碌,只顧自己,已成為應份的事,感應到別人的感受已逐漸消失.那『美育』就變得更加需要

『美學』源於自然界,那『美育』可以很簡單,讓孩子們在郊野公園自由地活動,無須有關甚麼『目的』的活動,這樣可讓他們盡情享受自然的環境,因而感應到自然的美,不必自立目的而為目的,這樣反而失去『美育』的目的讓他們多接觸藝術書籍,古典,民族音樂,舞蹈及其他藝術成份的活動,但不應強求他們製作及評論,技術可以教導,但評論講解就不需要,因我相信年幼的孩子對每件作品有自己的評價,他們感應到是好作品已足夠.額外的評價往往是後人附加上的而並非作者本身的評語成年人的引導錯誤往往令年幼者摸不著頭腦,只會防礙他們在藝術方面的發展

藝術活動可加強孩子對他人的藝術感應,因而加強『美學』的認識轉而加強對自然界的『美』的認識,這樣循環加強可使他們在這方面不斷進步這對『人品』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應普及化對於培養人才一事,那若某些學生或其他人士想對藝術有更深認識,而想發展其才能,那他們應得到充份的機會,可惜現時香港仍沒有一個獨立政府資助的美術學院,提供給熱愛繪畫人士而只當藝術作消閒娛樂工具

對於『藝術』與『藝術消費者』的關係我相信不大梵谷一生中只賣出一幅畫,中國古代很多出色畫家很多是佛道人士有些生活潦倒,所謂曲高和寡,伯樂不常有,高深的藝術品很難為一般人接受,商家只當保值或抄高價錢賺取利潤,真正懂得欣賞者少

『美育』本身有著本身的宏偉目的,那是提高全人的品行質素,而藝術活動可以加強這方面的發展,對於增多或培養藝術消費者那只是其次這由經濟市場去決定藝術的真正價值是很難由金錢來衡量,它代表了人的智慧,對自然界的美的認識,是對後世人的溝通工具,觀賞或聽聞者可以了解作者的本身它傳授了作者的思想、精神及美的認識於後世

 

 

注釋:

(1) 見參考文獻中國美術史圖錄, 93 - 97

(2) 見參考文獻 梵谷 (Van Goh),題目譯名有問題,出色的畫家那會對自然界有『亂』的感覺

(3) 見參考文獻中國美術史圖錄,頁 252

(4) 中見參考文獻中國美術史圖錄,頁 230-237

(5) 中見參考文獻中國美術史圖錄,頁 199-203

(6) 見參考文獻中國美術史圖錄,頁 246 - 252

 

參考文獻:

徐邦達編(1981)<中國美術史圖錄>(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光復書局編輯 (1998)<梵谷 (Van Goh),新編近代世界名畫全集>(臺北市光復書局),頁 40

陳鼓應(1987)<老子註釋及評介>,(香港中華書局香港分局),頁 148

Bowness, Alan (ed.) (1999) Henry Moore Volume 6 Complete Sculpture 1980-1986 (London, Lund Humphrise Publishers Ltd), pp.93-97.

 

 

© 劉齊發 2004.

〔註:上篇文章亦可在 畫壇獨秀 劉齊發作品集 第 6 - 20 頁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2010.5 ISBN 978-7-5305-4165-4  題目轉為”藝術、美學、美育”找到〕

 

C.F.Lau Painting Gallery Exhibition in New York

Arts with Human Beings in History

Pure Art

中文文稿

Arts in fashion design

Loss in Arts

Recovery of Arts

Discovery of Arts

Arts around us

About Author

HOME